生命中的二月兰

发布时间 2019-06-09

  塞外春来迟,已过农历的春分,家乡依旧寒气凛凛,没有杨柳飞烟,没有百花争艳,心头不免有些怅然。忽然,路边的草窠里,有什么似一道闪电划过,惊艳了我的双眼。走上前弯腰仔细观察,几株蓝紫色的花儿如星星般散落在草丛中,它们举着娇柔的花朵,挺着身躯,奋力向上,昂然而歌。

  这是几株二月兰,高不过四五厘米,只有三四个叶片,但是无论植株多么矮小,叶片多么娇嫩,花朵多么柔弱,它们小小的花朵里蕴含的能量却如疾风迅雷,刹那间将春的讯息传遍大地。

  凌寒怒放的二月兰,让我心潮澎湃,眼眶濡湿,我久久注视着它不愿离开。坚强的二月兰,多么像我亲爱的父亲。

  小学的一天,放学回到家,我发现家中来了好多人,等我挤进屋里,看见父亲斜躺在被垛上,头上包着白纱布,脸上和身上还有着斑斑的血迹。他微闭着眼睛,脸色苍白,表情痛苦,母亲站在地上,紧张地望着父亲,她的脸上因为害怕而没有血色。原来父亲早晨上班时,被房顶掉落的一块砖头砸到头部,头上血流如注,工友们把父亲送到医院后,医生说头顶砸断一根大血管,因为医疗条件有限,医生便将那根血管绾了疙瘩止住了血,然后将伤口缝合。

  因为伤势严重,又伴有脑震荡,父亲不得不在家休养。我家七口人,平素依靠父亲的工资度日。父亲这一受伤,只能开部分工资,还要支出很多医药费,本就不富裕的生活立刻变得更加拮据。

  屋漏偏逢连夜雨。父亲头上的伤口尚未愈合,又引发了心脏病,心跳快得不得了,一犯病,从衣服外边就可以看到父亲心口噗噗地跳动。父亲成了医院的常客,每次去看医生,医生都要父亲先坐下来歇一阵,说他那么快的心率心电图都没法做,县里的几个医院都看过了,几位知名的医生也都看过了,可是父亲的病却始终不见好。

  恰逢此时,实行土地联产承包制,别人家分到土地欢天喜地,父亲却高兴不起来---自己伤病缠身,母亲既要照顾父亲又要操持家务,地,谁来种?为了让父亲安心养病,母亲毅然挑起了种地的重担。只是,看着母亲起早贪黑、里里外外忙个不停,父亲又心疼又着急,只要他感觉身体稍微好些,便扛了铁锹锄头和母亲一起去地里,翻地、搂埂、施肥、铁算盘玄机全年资料。播种、除草、浇水。地里的活计没有一样轻松容易,父亲干一会儿实在体力不支就坐在地埂上歇歇。就这样当别人家粮食颗粒归仓时,我家的玉米也金灿灿地堆满了一屋子。此时父亲如释重负,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。

  如今,进入耄耋之年的父亲病退已近四十年,生活简单而规律。经历了生活严峻考验和艰苦磨砺的父亲,仿佛云歇波定的大海,从容宽阔,包容淡定,他的脸上虽然布满沧桑的皱纹,却散发着平静温和的光芒,如同眼前的二月兰,冲破冰封雪冻,无惧风霜严寒,在料峭的春寒里绽放芳华。